在众多城管打人或被打事件中

2021-01-07 05:34

可想而知,城管在对小贩的执法过程中,“现场控制”避免路人拍摄发微博,是其中一个让人“累瘫”的原因。

执法队长宿立喜坦言每次执法都非常担心——要考虑现场控制,要估计执法队员的安全,还担心有没有人拍照,有没有人发微博……“虽然来回乘车,但回来以后都会累瘫在沙发上”。

很多市民指出,城管、公安等执法人员的思维应该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。现在民众对于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的评价,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看厕所干净不干净了,而是要求政府依法行政,并接受舆论的监督。一方面,执法部门不能越权干涉市民拍摄公开执法的权利,另一方面,如今是街上的路人随时都能拿出手机拍摄的时代,如果部分执法人员还竟然寄望于粗暴制止路人拍摄执法过程,那实在是一种逆时代而行的想法,只会令执法部门形象大跌。

在广州小贩的活跃区域——天河南街,街道执法队负责人也坦承对舆论压力的担心。执法队副队长赖永新说,舆论就是个放大镜,有一件事没处理好,就能形成很大的“杀伤力”。在他看来,通过网络、媒体等各个渠道汇集起来的舆论压力,对城管最严重的影响是挫伤信心和底气。

众多市民认为,这是由于无理阻止围观者拍摄城管公开执法而引发的事件,如果执法者是合法执法,怕什么路人拍摄?如果没有无理阻止,根本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推倒治安员的事情,也就不会引发这单让人匪夷所思的官司,当事人就不会被羁押长达7个月。

一名围观者因拍摄城管执法被关七个月,此事让很多广州市民感到愕然。在很多广州市民心目中,这是一座经济相对发达、文化相对包容、法治相对完善、执法相对文明的城市,并以此为荣。如今,不少市民质问,如果市民对一个城市街道上的公开执法行为进行拍摄,都引来“牢狱之灾”,这个城市还能叫法治城市吗?

近两个月来,广州城管对于舆论对城管执法的“干扰”作用,从高层到基层都毫不讳言。广州市城管委主任、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认为,舆论不帮忙,在众多城管“打人”或“被打”事件中,民间舆论与官方舆论明显呈两极分化,公众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代表弱势一方的小贩,哪怕是城管被小贩砍得几乎丧命,民众也对小贩持同情态度,可见代表政府的城管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已“被妖魔化”,“城管”这个词已经被网络“污名化”,成为土匪、强盗、坏人的代名词。

近几个月来,城管执法时粗暴制止路人拍摄的事件在全国时有发生。例如,今年6月,湖北省监利县就发生“城管执法起冲突,路人被误认拍照遭殴打”的事件。7月,随州一市民拍城管与瓜农争执被抢走相机,城管部门回应称正常执法。不过,像广州执法部门把拍摄城管执法的围观者起诉到法院,并导致其被羁押7个月的案例,可谓全国罕见。

第三,白云区检察院在起诉中认为,该名男子与同案的已被判刑的两名小贩的行为是共同犯罪。市民不禁问:难道,在执法部门的思维中,拍摄公开执法也算共同犯罪的行为吗?

这名17岁的男子,在去年4月的一个晚上,因为在路上捡起了别人的手机,对城管执法进行拍摄,而受到警察和治安员的盘问,其姐姐也被治安员围住,在拉出姐姐的过程中,他将一名治安员推倒在地,结果,他被白云区检察院以涉嫌妨害公务起诉。

日前,广州一名男子因拍摄城管执法被羁押七个月后终获无罪。消息报道后,引起市民不满:城管如果依法执法,为何惧怕围观者拍摄?广州电视台一个收视率颇高的时政评论栏目更认为此事“荒唐”。